茶调丸

你好——这里是桓语,各种CP杂食。近期BTS,欢迎勾搭✌

玻璃杯底儿的碎片

「直白」(片段)95

………

他的腰线颤抖了一下,嘴里溢出一声低叫。
“宝…?弄疼你了吗?”我停下动作等着他回答,他轻轻说:“…没有,就是有点涨…泰亨,”

我听他还想说什么的样子,就安静着等他。他喉咙里好像哽了一下,才靠着我小声说:“泰亨…我们以后不要吵架了好不好,你今天那样我心里很难过、”到这儿他就说不下去了,我其实很惊讶。他长得是一副可爱温顺样子没错,骨子里却倔得很,平常就算受了委屈也红着眼眶忍着不掉一滴泪。今天跟我吵架的时候也是,我眼见着他拳头紧了又松,却不见他有一点的退缩意味。直到现在他愿意放下身段说句软话,我才知道他那样子全是撑出来的,只有在这深夜十指相交的时候才肯袒露一点。我又是愧疚又是心疼,他总是这样有事也想一直自己担着。

“…好,我答应你,以后我们不要吵架了。”

What【开鹿】

请配合The Fray - Never Say Never食用。


鹿晗讲不清他们是什么关系。

金钟仁好像对他说过,喜欢。但那句话随着时间汹涌的洪流被渐渐遗忘,也许现在再提起来,金钟仁会一脸茫然。

鹿晗也就不去开那个口。

他现在依然每天习以为常地打开专属于他们两人的小号,刷新空间里仅有的,金钟仁写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却合他心意的文字。

想当初的认识就是因为这个。

他被女性朋友逼着看了一段小说般的文字,刚开始不以为然,却慢慢陷入其中讲述的感情。

他为此感叹,思考,然后感动,想要去认识。他第一次紧张得手指发颤,幸好做出的微笑还算好看,说的话还算有趣。

原来同一间学校的,自己是他学长。鹿晗不禁笑了,他们之间的气氛突然变得温馨随意起来。

也不知怎么,关系就近了。或许是因为下课金钟仁来找他提问,或许是因为两人飞驰的单车靠得太近,或许是因为放学时金钟仁回响在教学楼楼梯间的低沉歌声。

不记得具体哪天,金钟仁在逆着光的窗边,笑得很好看——鹿晗就是可以看到,对他说了告白的话。鹿晗没有回绝。我喜欢爱音乐的人,他这么告诉自己。

多少有点自欺欺人的意思。鹿晗发现自己舍不得,在毕业那天的晚上。

他在学校一直憋得眼眶泛红,回家就埋在被子里给金钟仁打电话,慢慢声音不受控制地哽咽。

鹿晗举着电话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半夜听有人敲窗户。

他一骨碌爬起来目瞪口呆地打开窗户,金钟仁气喘吁吁,身上的衣服乱七八糟地瘫在他床上。被吓精神的鹿晗忘了把满身灰尘的他推开,拉着金钟仁非要讲今天的事。

结果还是没忍住,鼻子一酸声音又哽了。鹿晗在心里骂自己不争气,在弟弟面前丢脸,却硬是说不出一句话。金钟仁就凑过来一脸揶揄,伸出手挠他痒痒,鹿晗笑得泪花都飙出来。

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两个毛头小子玩闹着慢慢停下,对视间似乎室内回荡的喘息染上了什么不可说的意味。

是鹿晗先主动。

金钟仁的眼睛在黑暗里亮得发光,低沉的笑声从从喉咙里溢出来。他们的身体年轻而火热,像拥有全世界那样拥有对方。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don't let me go.”

时间真的很奇妙。轰轰烈烈过,现在却如此平淡。却不觉得奇怪,仿佛这就是他们该有的相处模式。

鹿晗微微挑起嘴角,他记得金钟仁小号空间的置顶。

“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①”

那就把手好好地揣在兜里吧,反正来日方长,你我总要共度。



FIN.

*①:塞林格,《破碎故事之心》。

食用愉快,题目乱来。♡

by茶调丸
2017.5.1.

勋绵【小心机】【短fin.】

一个hun耍小心机的故事。
大概是在勋勋跟队内其他人关系还没那么好的时期。

“暻秀哥!做点吃的好不好,我饿了…”
“伯贤哥,灿烈哥!我们一起打电动吧?新买的感觉很好玩呐!”

……

金俊勉扭过头撇下嘴角,努力忽视心里不舒服的压抑感。他感觉到,自己似乎是有些生闷气。

想想最近吴世勋的各种举动,他也不是没有察觉:吴世勋对他一反常态地莫名冷淡、重要的是跟别人都越来越好了!

他在心里一个劲儿地说服自己,世勋最近好不容易喜欢接触别人、有其他亲密的朋友了,自己应该高兴才对。

可在他这么想的同时,身体本能的反应却骗不过自己。从脊柱突然散发的寒意侵袭了半个身体,金俊勉一个哆嗦,连忙拿了件外套披上。

炎热盛夏,蝉鸣声烦。而我们的勉兔子裹着外套缩在椅子上写东西,背影怎么看怎么孤独寂寞。

吴世勋眼睛一瞟就注意到了金俊勉的样子。哥终于察觉了么?…他的反射弧也太长了点。

商量的计谋起了作用,忙内开心地蹦去请金钟仁吃炸鸡了。

金俊勉默默看眼他俩的背影,心里考虑等世勋回来跟他谈谈。

快晚饭时,公司打电话庆祝这次的舞台。据说是很成功,关注度提高了很多。允许孩子们出去聚餐。

饭桌上。金俊勉说作为队长自己责无旁贷,对于舞台的成功,敬孩子们一杯;对于钟仁跳舞的腰伤,敬一杯;对于伯贤唱歌导致的嗓子哑,敬一杯……

成员们看得目瞪口呆。

于是交头接耳起来,队长这是有心事儿吧。唯独吴世勋看着仍旧在找理由灌自己酒的金俊勉,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金俊勉酒量一点儿都不好。别人知不知道,吴世勋不管,但他很清楚。金俊勉宿醉的话,第二天还会比一般人要难受好多倍…这个笨蛋。恨恨地闭合齿列磨蹭,吴世勋突然站起来一把拿走了金俊勉手上的酒杯。

无视人的反抗,吴世勋抓起金俊勉一条手臂抗在肩上另手搂住人腰,回头冲哥哥们打了招呼。“我送哥回去,你们好好玩。”

——————

好不容易到了家,一个大男人的重量是少年骨骼
的吴世勋不太能受得住的。

吴世勋喘着气把金俊勉尽量轻柔地放在离门口最近的沙发上,凑近了看看他。他的队长已经睡得对他的行动完全没了意识,脸颊带着喝了酒后的潮红,嘴唇微微张开呼出带着酒气的吐息。

吴世勋无意识地越凑越近。直到那股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他才突然惊醒了似的突然起身。

对自己的自制力感到非常懊恼一般,他伸手胡乱地揉把自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沙发另一边。

“世勋…?”

突然在安静的空气里出现的声线,带着稍许沙哑温柔地唤着他的名字。吴世勋吓了一跳,堪堪把将要出口回答的“哥”憋回嗓子里。

他无言地转过身看着金俊勉,表示自己有在听。

金俊勉脑子里一片混乱,又看着他这副高冷样
子。他感觉自己快要哭了。

“世勋,为什么最近总对哥这么冷淡?”

急切地将为什么问出口,金俊勉垂眼看低着头的吴世勋,心里一阵慌乱和隐隐的后悔。他已经有了些许的猜测方向,或许…世勋是讨厌他这个哥哥了吧。

“…哥,讨厌。”从自己的思绪中抽身出来就听到这么一句,金俊勉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接下来话语的审判。

但真正他可以感觉到的是,熟悉的温度与味道充盈鼻间。

我好像被抱住了诶…。金俊勉迷迷糊糊地想着,手臂下意识地抬起环住身前的大男孩儿。接着他感到一阵温热的鼻息,然后唇被同样柔软的东西轻轻触碰,像是对待一件易碎品般。

……

!!!!!???金俊勉突然睁大眼睛,混沌了一晚上的脑袋反射弧长到吴世勋辗转磨蹭个够终于放开他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本就浮着薄红的脸颊顿时热透,这颜色直蔓延到脖颈,衬得他更加白皙。

“抱歉,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哥太可爱了。”吴世勋笑得眼睛都眯起来,把金俊勉抱得更紧。

他还想说点什么,却听到门外吵吵嚷嚷的声音传过来。有点不爽地“啧”了声,吴世勋把金俊勉扶到房间照顾他睡了。

——————

第二天金俊勉撑着隐隐作痛的头坐起来,惊恐地发现吴世勋光着上身和他躺在一块。吴世勋睁开眼发现石化的金俊勉,侧脸慵懒地撩撩软发凑上去,再微笑着轻轻在金俊勉的唇边印了一个吻。

他说:“哥,昨天我们私定终身了哦。你可要对我负责。”

来日方长嘛。



这个小短篇送给我家陆黎黎。希望不要嫌弃咱小学生文笔…。
吧唧啵儿。

食用愉快。

by茶调丸
16.12.22.

刷微博看到的hhh
灿烈版尼克。含情脉脉的眼神

侵删。

日常小悸动【灿嘟】【朴灿烈1127生贺】

*迟来的,灿烈的生贺。短完,傻白甜。

最近都暻秀上课竟然出现了打瞌睡的状况。

身为同桌,朴灿烈第一个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儿。像暻秀这样的三好学生怎么会上课睡觉呢??朴灿烈黑人问号脸。

刚开始,朴灿烈惊恐地发现都暻秀在规律地点头。

都暻秀脑袋上的顺发随着他小鸡啄米的动作一垂一垂的,眼睛半闭半睁,嘴唇无意识地张开些许呼出均匀的气息。

暻秀好可爱呀。朴灿烈眯起眼睛笑得咧开嘴露出大白牙,拿手指戳了戳都暻秀的脸颊。

都暻秀迷迷糊糊地伸手打掉朴灿烈的爪子,使劲儿眨眨眼拍了拍脸颊,这才继续听课。

——————

昨天朴灿烈又尝试了偶然看到的路边便利店里的小喷水瓶。当都暻秀慢慢开始进入睡眠的时候,朴灿烈大手一伸迅速掏出凶器[x]。只听“嗞”的一声,世界安静了。

这是一个严冬。因为水的冰凉,都暻秀整个身体都剧烈地抖了一下。于是都暻秀带着起床气的锁喉就这么下意识地使了出来,朴灿烈立马嗷得开始嚎。

显然他俩都忘了现在是上课中。数学老师眼镜片寒光一闪:“朴灿烈,出去!”

朴灿烈:TT老师偏心

——————

今天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朴灿烈撑着下巴一脸深沉,暻秀已经睡了两节课了。戳、捣、掐,朴灿烈觉得自己已经用尽毕生所学。

当他扭过头看到都暻秀的脑袋又开始点点点的时候,心里积攒的烦躁终于有点爆发的趋势,朴灿烈没控制住使劲拍了拍都暻秀的侧脸。

都暻秀被吓了一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身体向后弹。他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朴灿烈,眼里迷茫的意思还没褪去。

朴灿烈右手撑头侧脸看着都暻秀的反应,看到他转过来视线胶着在一起时,突然伸出手把都暻秀鬓边垂下来的黑色碎发别到他耳后。

朴灿烈眼尾还留着恶作剧后小小的得意,又满是歉意的温柔。桃花眼里因为吊灯的照射泛起流转的光,都暻秀看见朴灿烈眼里糅着的温柔像是要潺潺流淌。冬日的阳光从窗户闯进来,给他的轮廓镀了一层柔和的浅金色。都暻秀不自觉地屏起呼吸。

只是一个对视的停顿,都暻秀突然觉得脸上发烧。他猛得把头扭回去,鬓边的触感还没褪去似的抓着他的心。

他没看见的是,朴灿烈低头看自己的手看了半晌。

观察到全过程的英语老师表示,大爷们行行好吧不要再虐我了。

——这是一天过去了的分界线——

晚上凌晨时分。

朴灿烈还沉浸在吃美食的梦中,就被耳边传来都暻秀独特的嗓音唱的生日歌唤醒了。

朴灿烈开心得咧开嘴巴几乎笑出声,他知道都暻秀特意给他调了暗光,毫不犹豫地睁开眼睛,当他看到都暻秀的手里端了一盘看起来就很好吃的蛋糕。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暻秀我最爱你了!!”

——————

据朴灿烈回忆,那是他最开心的一个生日。

原来暻秀上课睡觉是因为熬夜研究做蛋糕的菜谱…!

Fin.

食用愉快。可能赶出来的结尾有点仓促,今天突然想把这些存了好久的片段写成贺文。

最后灿烈生日粗卡!٩( *´﹀`* )۶♬*゜

by茶调丸。
2016.11.28[假装是27号写的

灿白糖

*俩人还没在一起的时候。

朴灿烈突然发现一件事:他和边伯贤都看过一部没有告知凶手是谁的悬疑小说。

这个发现让他惊喜地蹦过去对着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伯贤喋喋不休了一整个小时。

边伯贤头疼地摁着太阳穴,同时还要时不时对朴灿烈说的话做出回应——他对这部小说是非常感兴趣的,但他一直懒得推理。

刚开始听朴灿烈的话思路还能跟得上,到后来他只能斜着眼睛去捕捉电视节目了。

-喂,伯贤,伯贤?

朴灿烈叫了几声,发现边伯贤已经完全沉浸在电视节目里面了。他故作夸张地叹了口气,凑过去盯着伯贤的眼睛。他发誓这绝对是他用最认真的表情说的一次话——严肃的表情也成功唬住了边伯贤。

-伯贤,你知道我为什么对小说的推理这么感兴趣么?

-诶?…不,不知道啊。

朴灿烈特别认真地说,我看悬疑推理小说就是想知道怎么作案,不留蛛丝马迹。
边伯贤愣了愣,随即笑开了。哈哈哈你作什么案啊?情杀么。
让他没想到的是朴灿烈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同时点了点头。

-杀你。

边伯贤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他本来以为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可以保持在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最好,可是突然出现的、这样类似于告白的话让他心情变得非常复杂。

-…好害怕啊。

这不是假话,边伯贤从心底里感到混乱和不安。

朴灿烈于是笑得更开心了。

-不怕,我轻点儿杀你。

看边伯贤一脸沉重的样子,朴灿烈捂着肚子在地上笑到打滚。

-哈哈哈伯贤我开玩笑的…

听到这话,边伯贤不爽极了。他从沙发上蹦下来,摁住朴灿烈的肩膀一脸总攻样儿。

-朴灿烈,我不管你是不是喜欢我,反正我喜欢你。你就说,跟不跟爷走吧!

然后………他们两个就在一起啦!xx
不负责任的结尾←

食用愉快(。・ω・。)ノ♡
by茶调丸
2016.7.15